淡水的危险悖论及解决方法

2018-04-28 14:13:00    北京林学会    487    原创

无价即无价值 (Priceless is worthless);效率即浪费(Efficiency is waste);节约即罪恶(Conservation is vice)。以上三个短语类似乔治·奥威尔(George Orwell)政治讽喻小说《1984》中的矛盾口号,甚至更具讽刺意味。这是信奉自由的美国人所面临的现实,同时也是人类与淡水之间关系的真实写照。

世界上很多国家也面临着类似的困境。这种悖论产生于工业时代之初,并且在建设现代国家的过程中日益加剧,尤其体现在水危机上。现在,人类只能不断经历缺水的厄运。

经济学家们基于相对价值来对日用商品进行评估。此处的“价值”,一方面指可用性,另一方面指购买力或交换。但是,在涉及到人类生存最至关重要的日用商品时,却会有惊人的反差。著名经济学家亚当·斯密(Adam Smith)认为,水是最基本的日用商品,但是在市场上却是无价值的,因为基本上没有可以与之交换的商品。与之相反,钻石基本上没有实际使用价值,但是有很多其它商品可以与之交换。简而言之,对于我们最宝贵的液体财富——水来说,无价(使用价值)即无价值(交换价值)。

1986年时年29岁的英国作家威廉姆·斯坦利·杰文斯(William Stanley Jevons) 提出了这一悖论。当时,地缘政治学意义上的燃料——煤炭的供应正在减少。于是大多数人认为蒸汽机通过更加高效地燃烧煤而缓解燃料危机。但是实际上,蒸汽机的使用却导致水消耗的增加。煤有很多替代选择,如风能、石油、天然气、太阳能、地热能等。但是水却没有替代选择。此外,目前的很多节水技术可能会增加供应、降低成本,反而会增加需求并且最终导致用水量增加。

美国城市及农村地区共有53000个水资源管理机构。这些大多数是公共部门,不能创造利润,也不会轻易破产。约15%的为私人所有,但是需要接受严格的价格监管。这些机构代表一种垂直协调、集中组织、绝对的自然垄断。这种垄断需要资金来维护正常的运转。理论上讲,垄断应该可以通过以高价出售较少的水这种方式增加收入。但是实际上,这相当于政治自杀。公共及私人所有水资源管理机构由选民选举的代表来管理;选民不会希望自己使用较少的水但却支付较多的水费。因此,节俭的管理机构无协商空间。鼓励节水的机构将面临着增加水费的挑战。有悖常理的是,水资源管理机构垄断的存在,导致所有涉及其中的用水者及制定目标的州水资源委员会等,没有选择、没有竞争、也没有激励机制去节约用水。

作为自然万物的管理者,人们珍视那些他们可以具有所有权或者控制权的自然资源。保护淡水资源的重点是使用水者可以参与到水资源管理中,并且能从节约用水及保护水资源中获得切实的利益。当今社会信息技术飞速发展,电子商务、社交媒体等的兴起可以使人们在网络平台上进行面对面的协商。使用网络在线平台,用水者可以进行水信用的交换等。

蝉知6.6.1